历史

君临星空第五百零七章一刀震怖万万里

2020-01-26 12:56: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君临星空 第五百零七章 一刀震怖万万里

漆黑夜幕笼罩东海,悬挂凛冬星空的皎月洒落月光。

哗哗!

六个狰狞头颅,尚且残留凶恶,蟒蛇眼目仍然散落杀机,只不过这些杀机再无生机——它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亡,齐齐落在巨浪涛涛的跌宕海面。

溅起浪花,凝固了四面八方。

沉落东海,定格了激战区域。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法境全都惊呆了,神态各异,尽皆流露不约而同的震撼。

“韩东——”

“他胜似入圣尊者!”

始终不愿服输的入圣尊者索千丘,此时肃然动容,张了张嘴似乎想发出一声呻吟,可却哑口无言,仅能仰望这场巨变。

电光火石间,苍黄尽翻复。

这是风卷残云的瞬息巨变……从七尊中等巨妖冒出海面,再到韩东运转通明法门,演化剑芒长河,仅仅只有一秒不到的时间。

如此短暂的时间,巨妖潜藏,展开残忍袭杀。

危在旦夕的时刻,冬起万剑,韩东演武当空,斩断六尊深海巨蟒的庞然头颅。

“我的天啊。”

索千丘终究心生怅然长叹。

迫在眉睫之际,就算换成他索千丘面对,想要逃出生天恐怕万万办不到——韩东非但没有逃生,反而万剑点亮寒冬夜,贯通整片漆黑夜幕。

七尊深海巨蟒,六只毙命!

原本的恐怖围杀局面,顷刻间崩塌逆转,只剩一条巨蟒,有着略微茫然的五个头颅,任由七分之一的分化剑光,全数冲刷妖躯。

铿!铿!铿!

连绵不绝的脆响,回荡全场。

死寂般的氛围被打破了,众多法境或是摇头,或是吐息,个个恢复冷静状态,继续追杀逃窜的巨妖。

没错。

冥鬼诛尽,只剩巨妖。

“不可能!”

“人类不可能这么强!”

巨妖们惊呼不止,哀嚎不息,但妖躯才是诚实的。

只看一个个中等、下等巨妖们,开始疯狂大逃亡。实力弱些的巨妖干脆不敢回首观察,拼命游曳东海,试图钻进海底。

人类法境在海中,武力有所削弱。

而这。

便是巨妖们的一线生机……两尊自忖实力较强的巨妖,一边悲恸万分的尖叫,一边扭头盯着人类韩东,仿佛想要看穿这是噩梦,足以影响巨妖神智的噩梦。

可惜这就是现实。

毋庸置疑,不需任何质疑。

“该死!”

“人类韩东……必!须!死!”

假如之前巨妖们还抱有幸灾乐祸的想法,认为韩东只克制冥鬼,对巨妖并无太多威胁,那么如今便是深刻认识错误,悔恨反省。

巨妖们严重失误。

毕竟韩东守卫青山宗,面对鬼怪的杀伤力与应付黑龙的杀伤力,判若云泥,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

它们一直小觑了韩东!

直到今夜,寒冷海风吹刮,皎洁月光洒落东海,巨妖们终于意识到了沸腾般的焦灼危机。

韩东不止克制鬼怪,自身武力也超越极限!

旷古绝伦!

空前绝后!

号称人类史上强天骄的韩东,在疯狂逃窜的巨妖心中,极有可能成为人类史上强者。

杀机渐渐决然,必杀韩东无疑!

“务必杀了他!”

这尊巨妖正在低吼,三尊法境几如三道流星坠落东海,穿行波澜混淆的海平面之上,追杀而至。

它。

逃不了了。

“不!”

一声绝望咆哮,凝聚声波,差点震翻了东海。

尖锐至极的声音,惊醒了妖躯僵滞的恐怖深海异蟒,它有五个头颅,固若金汤的锋锐鳞片,此乃媲美入圣尊者的可怖实力。

除此以外。

它还有六个同类兄弟,如今却陨落眼前。

其余冥鬼巨妖全都逃窜,仅有这尊生长五个头颅的深海异蟒压根没有逃离打算,凶威弥漫天地间,饱含杀意的盯着韩东。

“不。”

“这不是真的……”

境界层次越高,妖魔鬼怪的情感智慧也就越丰富。

它感到悲伤,感到愤怒。

但韩东神色从容,隔空与之对视。

这一刻海浪翻动,寒冷海风携着碎裂浪花,撞在它的妖躯表面,竟然带下来幽蓝血液——刚刚的七分之一剑光长河,伤到了它!

“人类韩东。”

“我会一点点吃了你。”五个头颅的深海异蟒发出低沉声音。它仿佛没有情绪起伏,除了杀意再无其它。

“哦。”

漆黑月光之下,屹立狂澜之上,韩东轻轻颔首。

面对一尊深海巨蟒的必杀宣言,他风轻云淡,心中却在思考风刀霜剑这道法门,青山宗一代代先辈们呕心沥血的推演,传承数百年才侥幸功成。

如今。

在自己掌心点燃辉煌。

“万剑今再起。”

一袭猎猎黑衣,韩东负手漫步,悠悠然青芒经过黑夜,如同闲庭信步的凌空而行。

万剑应出,何须吟啸。

万剑已出,不必费神。

臻至通明法门的风刀霜剑,实乃宁墨离留给韩东的重礼物,刀剑合璧便是武术,刀剑分离,即是法门。

“师尊。”

“这门你修不成的法门。”韩东负手立于空中,黑衣漂荡,淡然看着一条深海异蟒:“今日便由徒弟代为施展,昭昭万剑威严,屠戮巨妖亦等闲。”

唰啦!

背后诞生奇景,万剑林立。

倏然间万剑出动,重重叠叠的巨量长剑横跨夜空,几如贯通大洋彼岸的剑光长河,浩荡徘徊当空,然后凝固了一刹那。

嗡!嗡!嗡!嗡!嗡!嗡!

数之不尽的剑鸣声音,抚平了波澜万状的东海,遮蔽了悬挂漆黑夜幕上的皎洁明月,同时撕裂长空,从韩东周身经过。

万剑齐出,苍穹希声。

剑光象征着灵念晶钻,剑气代表着超固态内元,兼具飘渺烈烈与巍峨厚重的矛盾韵味。

宛若九天银河再次垂落世间,斩劈这尊深海巨蟒。

但想要杀之,没那么容易,它有着五个头颅,媲美人类法境的入圣尊者……毙命的六尊深海巨蟒只有三个头颅,相当于弱的入圣尊者。

因此。

它们实力有着天壤之别。

“恩。”韩东眸光微动:“料想当年师尊血战青山宗的三尊中等巨妖黑龙也不过如是……不知不觉间,我已超越师尊宁墨离了。”

眸光望向前方。

他淡漠凝视这条深海异蟒。

其余法境忙着追杀,况且想帮也帮不了,猩红异蟒实在太可怕。

“吼!!!”

通体猩红的巨蟒,掀翻海面。

妖躯狂然卷动,迎击万剑长河,它处于上风,压落剑河,压碎一柄柄凝聚伟力的长剑。

它高高抬起头颅——

五个头颅张开血盆大口,或是剧烈毒液,或是狂暴幽光,或是蕴涵妖魔之力的海浪冲击,汇聚五类不同性质的可怖力量,全数倾注在了剑芒长河。

咔咔咔!

长剑疯狂碎裂,不堪承载。

猩红颜色的深海异蟒实力,远远超出所有法境的预料,而这也是冥鬼们不惜一切代价,请动它出手诛杀韩东的重要原因。

“知道吗?”

“我从未出世过,一直隐藏在大西洋深海区域!”猩红异蟒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活生生卷碎剑芒长河,冲向韩东:“今夜就让你们人类明白什么才是恐怖!”

它的阴沉杀机侵染黑夜。

杀死韩东,屠灭全场,然后再覆灭云海战线。

“万剑起。”

一道清朗低喝,穿透海浪。

随着天地尽皆寂静,韩东背后诞生万剑林立的奇景,浩浩荡荡的迎上扑杀而至的深海异蟒。

剑河与巨蟒碰撞。

这尊恐怖巨妖的妖躯鳞片,流淌幽蓝血液,与猩红表面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而与此同时,长剑也在纷纷碎裂。

深海异蟒冷笑:“你只有这么点能耐?”

一边嗤笑,一边前行,它愈加靠近韩东了,仿佛劈波斩浪一般。

隔空对视。

韩东眸光淡漠,一言不发。

但背后相继升起万剑长河,连绵不绝的斩劈前方区域,阻断夜空,阻截深海异蟒的袭杀。

与之相隔三百米之遥。

韩东背负双手,黑衣轻轻动荡,狂澜海风好似清风拂面,不能引起他的脸庞变化。

“吼!!!”

其中一个头颅碎裂了。

深海异蟒愈加疯狂了,任由第二个头颅碎裂,如若献祭似得,妖躯威势猛涨数分,卷动海浪狂风,遮蔽丝绸月光,打碎璀璨剑河。

远远望着。

便是擎天撑地的妖躯,混淆四面八方,制造令人窒息的灾难。

方圆千米刮起龙卷风,生成巨大海啸,深海异蟒几欲癫疯的轰碎了一条条剑芒长河,逐渐靠近韩东……两百米……一百米,直到五十米之处。

那双猩红眼目,满是凶狠恶毒。

几如别墅大小,死死盯着韩东。

“你只有这么点能耐。”

“人类韩东你拦不了我,我会杀光你们,屠灭你们的土地。”

深海异蟒的妖躯已经遍体鳞伤,幽蓝鲜血直流,流至海面,通体猩红的妖躯也染上了蓝色。

但它毫不在意。

因为人类韩东即将死亡。

深海异蟒阴森森的呲了呲牙,似乎正在酝酿幽幽然狰狞杀机。

靠近了。

愈加靠近了。

宛若触手可及的距离了。

刹那间,韩东面无表情,冷漠长吟漫漫冬夜。

“风刀霜剑尽通明——”

“百战未曾品锋芒,一刀心间起!”

万剑回流,一刀轮回,这是极端的力量与意志。

天地苍穹近乎定格,深海异蟒迎面扑杀,韩东没有细细品味通明法门的玄妙奥义,灵念晶钻嗡然旋转,超固态内力开启崩腾。

灵念爆发!爆发!爆发!

超固态内力启动!启动!启动!

不开口,不回击,韩东一直在蓄积心中感悟,汇聚万千力量,施展风刀霜剑中的一刀轮回。

屠戮中等冥鬼,已经登临入圣尊者。

但修成法境以后,韩东亦有验证自己的想法,睥睨纵横的信念必须历经无数激战搏杀才能奠定。

恰逢冬季海月夜。

韩东先以天穹旭日,屠戮全场冥鬼,再以万剑齐发的长河诛杀足足六尊中等巨妖,气势节节拔高,驰骋万里山河。

“今夜杀你于此——”

“成就我尊者之名!”

铿锵信念敲定心间,韩东双掌骤然合拢,相互握紧,从中亮起一道戳透苍穹云霄的晶莹光芒……这道晶芒延伸而出,周围气流疯狂涌动,宛若万事万事的中心。

晶光引动所有风流!

晶光化作无暇皓芒!

当灵念晶钻与超固态内力结合,本就有着无与伦比的威力,此时再加上通明法门运转,产生难以想象的恐怖威严。

这些晶芒流转而出,形成莫名光晕。

矗立近千米的晶芒,寰绕韩东,恰似挥毫泼墨,书写壮志江山。

噹啷!

天地间为之震怖,晶莹巨刀凭空乍现,拔海而起,倚风而涨。

“万剑青山犹在!”

“一刀青山永存!”

这道法门蕴涵青山宗一代代的鼎盛辉煌,万众期盼似得,身为青山宗主的韩东此时身临其境,闭上眼眸,双掌举起这一记无暇刀芒。

与此同时。

深海异蟒杀到韩东面前:“死!”

铿锵!

刀芒延伸上千米,直直戳碎天穹云霄。

仿似庞古巨人拿起斩劈苍穹的庞古之刀,那般锋锐的刀刃切割空气海浪,那般炽烈的刀尖照耀冬季夜幕。

斩!

斩!斩!斩!

此时此刻,韩东心中再无杂念,只剩纯粹无比的一个念想。

绵延千米的巨刀几乎碰触到了高空,将之撕裂,定格东海,沿着天地尽皆一刀两断的简洁轨迹,恢弘斩落,寂静无声。

声音消失了。

画面凝固了。

包括但不限于丝绸月光,惊涛海啸,音波气浪,以及众多法境无意间的惊鸿一瞥,犹如凝固琥珀,化作一樽遵栩栩如生雕塑,只能感到无边无际的杀伐。

一刀斩出。

继而斩落。

不止是月光黯然失色,黑夜亦被取而代之,深海异蟒对于外界感知陷入辉煌的青色。

以韩东为起点,以这道刀芒为临界线,至青刀刃如同日月轮回,分割两个世界,将整片冬夜席卷,成为黑夜星空之下的中心。

青芒。

成为天地间的色彩。

擎天倚海之巨刀,所过之处,尘埃海浪尽数泯灭,分崩离析,几乎被超固态内力压成了分子状态。

杀到韩东眼前的深海异蟒,五个头颅仍然残留狰狞。

它的一双双眼目,依然蕴涵凶残凶狠以及残酷杀机。

但却纹丝不动。

因为此时刀落。

而在韩东抬刀斩落的正前方,混乱大海被悄无声息的抚平,裂开一道海浪退避两侧的伟岸刀痕,但却没有丝毫声响,俨然沉默哑剧的刹那上演。

沉默!

寂静了整片东海。

下一刻,刀芒斩落东海,在海底渐渐消散,并且崩腾浩瀚力量,差点掀翻了这片海洋,令海水从下到上的腾起,浇落通体猩红与幽蓝相互冗杂的深海巨蟒。

漫漫长夜被一刀斩成两半。

天穹清明,高空中存留辉煌刀痕,唯有韩东负手而立,漠然注视距离自己十米之遥的巨大异蟒。

而在下方。

海水继续分开,刀痕宛若伤疤,似有无穷力量阻挡海面合拢。

绵延将近两千米的分海刀痕之上,深海异蟒凝空不动,闪闪发光的妖躯鳞片变得暗淡,一个个头颅相继炸裂,仅剩一个头颅。

“人类韩东。”

这一刻,死亡临前,黑暗席卷思维意识,深海异蟒笃定无疑,仿佛在阐述事实的发出终遗言。

“在不遥远的未来,你会死。”

它的陨落,将是韩东的死亡前兆,巨妖冥鬼齐心合力,饶是韩东上天入地也无法逃过死亡。

然而。

这只是深海异蟒的一厢情愿。

韩东淡淡道:“我等着你们。”

铿锵一声,刀芒彻底消散,韩东负手屹立虚空,注视这尊媲美入圣尊者的深海异蟒,妖躯碎裂无数份,齐刷刷落尽海底。

这一刻。

仅有脑海中的意识星图轻轻转动,湛耀浩渺光芒。

……

冬季夜幕的另一侧,大西洋中央海底。

嘀嘀!

所有至圣的法境专用联络器发出疯狂鸣音,急促,短暂,令所有至圣不由自主的睁开双眼。

“怎么回事?”

张面带疑惑,拿出法境专用联络器,目光落在发光的屏幕。

如皋市中医院
山西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海口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武汉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韶关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