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贪污公款40万潜逃泰国17年终回国自首

2018-10-14 18:24:30
贪污公款40万 潜逃泰国17年终回国自首

正义网海南10月24日电(记者 李轩甫 通讯员 陈文杰)17年前,海南一机械厂财务科长因贪污公款怕败露,进而携款潜逃国外。在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坚持不懈网上追逃和法律政策攻心下,最终嫌犯云某从泰国曼谷飞回海口自首。

此案侦结后向法院提起公诉,2016年9月20日,海口市美兰区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被告人云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对云某违法所得50万元(利息10万元)继续追缴,返还海南省林业机械厂。10月21日, 记者专访了办案检察官, 听他们介绍了追逃的全过程。

财务科长 潜逃国外

创办于1989年8月的海南省林业机械厂(以下简称机械厂)是省林业局直属的国有企业,主要经营汽车修理、检测,机械加工等,位于繁华的海口市海府路上。1998年,由于经营不善,机械厂职工利益受损严重。适逢该厂领导换届,财务混乱,许多职工要求查账。原海南省林业局接到职工举报后,派人到厂成立了查账小组,查账发现,该厂领导班子设立多个账外“小金库”等问题暴露无遗,机械厂一批人受到了处分。恰在此时,财务科长不见了踪影。

原来这个财务科长便是云某,海南文昌市人,他担心东窗事发,1998年10月23日外逃出境,只身前往泰国。惊闻此事,机械厂领导立即向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报告了情况,并希望检察机关捉拿嫌犯,挽回厂里的经济损失。

1999年5月,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云某立案侦查。

办案人员侦查发现,1994年初的一天,云某和他初中同学云某柏在文昌的一家茶店喝茶,在聊天过程中云某柏告诉云某自己在文昌经营一家银源典当行,需要资金开展业务,并提出向云某借钱同时许诺按照每月1.5%的比例支付利息。云某听后,觉得有钱可赚,便苦于自己没钱,如此好的和昌光谷未来城赚钱机会竟抓不住。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是管钱的,如果先从单位挪笔钱,赚钱后再还上,也不失是个好办法。1994年12月的一天,云某让海南省林业机械厂出纳许某从该厂账户上转账40万元,到该厂私设在博爱城市信用社的一个账户。然后,云某以转账支票的方式将40万元转到他个人开设在博爱城市信用社的账户。几经周折,同年12月26日,云某将这40万元转到其个人开设在中国工商银行文昌支行的账户之后,云某以支付货款的名义又将这40万元转到文昌银源典当行的账户,借给他的同学云某柏做生意。

1996年初的一天,云某柏在文昌将40万元还给云某,另外云某柏陆续支付给云某约10万元利息。云某将其中的40万元借给一名福建的朋友做生意,但这位朋友随后下落不明。目前,云某挪用的40万元尚未归还。

1998年,云某害怕金茂国际公寓犯罪事实败露潜逃到泰国。

网上追逃 从不言弃

当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办案人员查明云某已潜逃泰国的情况后,2006年1月23日,决定对云某进行网上追逃。办案人员根据外潜人员一般在逢年过节回家与亲人团聚的规律,近17年来,每逢过年过节,办案人员都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机会,而是来到云某的老家文昌进行调查了解,蹲点守候,是否有云某回家的信息。

2014年9月的一天,办案人员意外获悉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云某的小儿子云某有多次出入境泰国的记录,在公安机关出境部门的协助下,办案人员大致确定了云某的落脚地。2015年7月,办案人员侦查发现,云某的二儿子再次前往泰国。当他回到海口后,办案人员及时与他联系。办案人员明确地告诉他,只要配合做其父的思想工作,是不会追究他的任何责任的。

经过云某小儿子的劝说,云某终于动了回国的念头。同时,他在泰国通过电视也能看到关于中国追逃追赃相关政策的新闻。针对外逃职务犯罪的“天网”行动正式启动。国家追逃追赃力度进一步加大了,云某想若再不投案自首,或许就再没有机会了。

办案人员说,检察机关历来重视追逃追赃工作,特别是2014年高检院部署国际追逃追专项行动以来,更是加大钱江西溪和景了对潜逃在外职务犯罪嫌疑人的劝返工作力度,并呼吁潜逃国(境)外的犯罪嫌疑分子,认清形势,早日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这对在逃人员是一项很利好的政策。云某正是看到这一点,才打消了投案自首的重重顾虑。

回国自首 终获轻判

“我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家,这才是我真正的家……”

2015年7月28日下午4时许,随着曼谷到海口的国际航班在海口落地,66岁的云某发出这样的感慨。因涉嫌贪污公款40万元负罪逃往国外17年的他,终于能再次与亲人相见。

2015年12月7日,海口市美兰区检察院就云某涉嫌贪污公款一案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审理认为,鉴于被告人云某有自首情节,依法予以减轻处罚。最终作出判决,判处以云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判决后,云某显得很平静。他说:“已经17年了,家有妻儿而不能相见,自己的出逃让他们承受着难辩的非议。如果时间能够倒回去,我当初选择去投案。这些年的代价,对我来说太大了!”

云某称,为了逃避追查,他通过亲戚于2000年获得泰国国籍,并改名为“刘文清”,把年龄也改大了10岁,重新洗白了一个异国身份。

“事实证明,我回家自首,好像是一种解脱,法院对我从轻判决,兑现了国家自首从宽的政策。从此我坦然了。但愿我的教训,能给走在犯罪边缘的人以警示。”云某说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