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兵王狂少第七百一十一章铁桩的提醒

2020-01-26 06:0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兵王狂少 第七百一十一章 铁桩的提醒

晚上的宴会参加的人只有和五位美女。

虽然人不多,但是几位美人每一个都是绝代佳丽,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而且几日不见,皇甫昕她们那妩媚温润的劲头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几位美人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勾人了?

他转念一想就恍然大悟。

真是傻了,这还不是他滥用气血的原因,想不到气血还有如此妙用的。

不由得心中感叹,以前的他真是太天真了,没想到气血的美容效果这么好。

一看到几位美女白皙粉嫩的肌肤,那含情脉脉的xiǎo眼神,简直是令他都难以把持。

酒不醉人人自醉,口干舌燥下他一时间情难自禁管不大住手脚,占了不少便宜。

当然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特别是这里面的女人除了大xiǎo姐皇甫昕还好diǎn,其他的那个都不是善茬,知道他的身体结实她们下手是一个比一个狠。

特别是顾漫,这两天在切磋时真没少打击她,结果被她结结实实地报复回来。

被她捶打的后背都青了一块,这xiǎo丫头片子下手太黑了,虽然那日渐成熟的火热躯体真是令人欲罢不能,但还是太有活力了。

顾漫那稚嫩又活力十足的娇躯,他是领教过学多次,觉得真的是回味无穷啊。

第二天清晨,就在还沉浸在昨晚的美好回忆时,无意间撇到了在花园中辛苦早练的顾苒。

"这么早啊!"带着笑容,向前打了一个招呼:"你们这一行的不需要这么练吧?"

现在什么年代了,有事直接动枪不就行了。

要是普通警察还有顾虑,像顾苒这样的老刑警再加上南都又是他们的主场,他不觉得开枪还需要顾忌什么。

再説这几个套路练来练去也没什么意思。不觉得顾苒在这方面需要这样练习。

毕竟这是很简单的技巧,她应该早就学会了才对。

顾苒狠狠地劈出了一掌道:"比起被动接招,我更喜欢本能意识。"

要求还真高呢?这才明白顾苒是练到那种肌肉记忆的程度,出招时连考虑都不用考虑,那样快保险。

有时候干他们这一行的的确会有顾虑,但是别忘了他们带着的徽章。

那个徽章代表着,代表着他们不能把私人的感情融入到任务中。

是当过兵王执行过各种任务的人,当然清楚如果任务中带入情绪会发生什么。

一时的心软换来的很可能不是对方的感激而是更多的痛苦,做警察的也一样,如果因为心软犹豫了那么一下,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更是对同事对民众的不负责。

知道要想要对得起胸前的徽章不是那么容易的,有时候必须要快速地作出很艰难的选择。

想到这里,他喃喃自语道:"不要让扣动扳机成为一个选择,要成为一个本能。"

这是他次杀人后队长告诉他的话,后来都是以此为准则。

他看向顾苒的眼神带了几分凝重和敬佩,然后发现每次美人娇躯一震,右手一挥,胸前的那一抹惊心动魄的白皙丰满就变得颤颤巍巍起来。

然后,的

眼神就变得炙热起来……

"往哪看呢,眼珠子不想要了。"话是这样説,顾苒也没有什么遮掩的意思,就那么伸展着无限美好的身段道:"近南都来了一帮家伙,上边説是什么国际友人,我看就是一群外表光鲜的垃圾。他们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是那条路子的人?让我猜猜,他们应该是某个跨国商业集团的重要成员。我説的对吗?"

相互之间这么熟悉,只听顾苒的描述,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他可是清楚这位美女警花一直对那些商业大鳄没什么好感。

顾苒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什么跨国商业集团,我看是犯罪集团吧。等本罪恶xiǎo克星找到证据,把他们统统解决掉。"

"喂喂你这话十分危险可不是一个警察应该説的话吧。"嘴上説得轻松,低头思索起来。

现在南都是他的主场,凡是识趣的都会避开这个地方,对方却趁着他不在入场,看起来这帮人真的是来者不善。

知道顾苒的直觉非常的。这位自称为犯罪xiǎo克星的姑娘在某些方面倒真不是自夸,人家是真有罪恶克星的范。

既然女警花説那些人有问题,那么这些人十有八九是有问题的。

上一次就是她的直觉帮了大忙。

女人这种生物果然无论如何都不能xiǎo瞧,心中感叹不已。

"我会盯着他们的。"顾苒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被她以为是可疑分子的家伙,就可以提前宣布等待伏法认罪了。因为她会盯死他们的。

心中默默地为这些不走运的家伙感到默哀,被这正义感爆棚又精力旺盛的女警盯死不好过。

马上不好过的就是他了。刚刚他大饱了眼福这件事人家没有忘,结果就是被追打了半天。

反正都习惯了,就当锻炼身体了。

吃过早饭,正无聊时,忽然接到了铁桩的:"喂!铁桩好久不见!近怎么样?"

"我能有什么事,干得不错整天被罚就这样了。倒是三刀你真没想到你闹出这么大的事。你的名字在很多国家都挂上号了,再一次的。"铁桩对在沙漠中搞出的动静也是有所耳闻。

他也没想到这位兄弟在退役后还能有如此响亮的名头,不愧是他们的好兄弟兼狙击手。

想起正事他急忙説道:"近你要特别xiǎo心,听説血冥又在计划什么。他们的人已经到了南都,具体位置我还在查。我觉着他们很可能又是冲你去的。"

"谢啦!我会注意的。"知道这事免不了的。

他和血冥的矛盾有耳目的都清楚。他活一天就让血冥的声望降低一天,因此双方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不过,为什么血冥会选择这个敏感的时期动手?

之前就推测过血冥是知道太古的存在的,既然这样对方不应该选择这个时机出手。

难道説血冥的人另有所图?

他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干脆就不想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凡是敢在他地头闹事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现在考虑的就是对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手。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市口腔病防治院怎么样
癫痫的护理
山西妇科治疗费用
南通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