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覆云乱煜 第八十四章 杀戮开端

2019-10-12 21:3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八十四章 杀戮开端

此时月光洒落,照亮了街上残雪。

放眼望去,整条长街都是银装素裹,一片银白。

长长的雪街上,正走着两名僧人。

一名僧人十分干瘦,但裸露在僧衣外的胳膊却如钢铁一般。另一名中年僧人古铜肤色,脸上满是坚毅神情。

两名僧人手里持着铜杖,沉默的走着。在这深沉的夜色里倒是有些僧敲月下门的意味。

却是不知要敲哪家的门,敲开门后又要做些什么

“东都城里很少见这样的异国僧人。”

远远看着街边那两名僧人,一名暗卫蹙眉说道:“尤其还是修行者的异国僧人。”

另一名暗卫看着沉默前行,又好像在四处寻找什么的僧人,冷漠说道:“上面发话了,只要不闹的太过分,随他们去。”

东都乃天下雄城,每日里不知有多少奇人异士出现,称得上空冥多如狗,修行满地走。虽说这些宝竺国僧人比较少见,但二人也不以为意,只是看了看便离开了。

两名暗卫离去后不久,突然那名古铜肤色的中年僧人停下了脚步。

他抬头超前方看了一眼。

另一名干瘦僧人也随之停下脚步。

那名古铜肤色的中年僧人目光宁静而强大,仿佛没有任何杂质,只有对佛的虔诚和慈悲。

而他身上流露出的气息也如同他的目光,平静而强大。

他的气息从无到有,然后开始节节攀升。

空冥下境,空冥中境,一直到空冥上境。

古铜肤色的僧人双手合什,对着空无一人的长街说道:“既然来了,何必装神弄鬼?”

他在修行界没什么名气,甚至修行界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但这并不代表他很弱小。

只是因为他自从出家便在金刚寺中苦修参禅,故而名声不显。

不知何时,一片乌云遮了明月。

有风起,接着夜雪自天而降。

中年僧人脸色漠然,似是感觉不到周遭寒冷。

雪落无声,长街上仍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但是先前他心有所感,所以他仍旧驻足不前,默然而立。

过了不知道多久。

夜雪中缓缓走来一个身影。

没有了月光,街道上漆黑一片。但偏生那人影身上的紫色棉裙却是清楚可见。在夜色里透露着妖异的意味。

数年前,在金刚寺中他便已经是空冥上境,甚至已经看到了那道门槛,然而此时却发现,自己竟是看不透这人影的虚实,不由警惕。

虽然这个身影与六面所说一身白衣的秦穆绵不慎相同,但他觉得此人就是秦穆绵,所以中年僧人决定抢先出手,他握紧手中铜杖,高举而起。

铜杖被高高举起,发出轻微的破空声。就如同利箭划破长空。

然而他对面的身影却没有停下脚步,仍旧不紧不慢的向他走来。

中年僧人脸上露出威严之色,握住铜杖的手微微颤抖,体内的元气尽数涌出。

那道紫色身影在飘散的雪粒中缓缓走近,距离已不足十丈。

中年僧人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握住铜杖的手也变得苍白,看着那道身影,宁静的眼神不再宁静,只剩下无数凝重。

那身影没有任何动作,但是随着她的脚步,中年僧人感觉自己体内的元气运转都变得凝滞起来。

一阵夜风吹过,雪片飞舞。

他再也无法平静,脸色变得苍白,犹若钢铁的手指松开,铜杖脱手而飞,直奔眼前的那道紫色身影而去。

伴随着呼啸而起的破空声,铜杖挟着风雷之势飞过两人间的数丈距离。

那道身影只是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上带有一个硕大的牡丹花戒指。

轻轻一指点在飞来的铜杖上,铜杖寸寸碎裂。

中年僧人脸上闪过一丝潮红,继而变得苍白一片。

他忽然感到身旁异动,转头看去,却发现自己身边的同伴,那名只有空冥下境的干瘦僧人已经静静的倒在雪地上的血泊中。

红色与白色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刺眼。

中年僧人脸色大变。

先前威严的脸色已经变得略带惊慌,眼神里写满了惊惧。

他是金刚寺的修行者,在同门中他是佼佼者,信徒们更是视他为活佛。在他看来,一个所谓妖女不过手到擒来。

而今晚在这条雪街上,他终于遇到了他眼中不过如此的妖女,他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坐井观天。

不过多年的苦修还未让他彻底惊惶无措。

他双手放在身前,飞速结出一个不动明王印。霎那间,他身上的古铜色变得更加深沉了,几乎要转而为暗金色。

这时的他整个人仿佛被包裹在一层暗金色的战衣之下。

这时,那道紫色身影停下了脚步。

一片极薄的雪从夜空中飘落下来。

雪片极薄,甚至透亮,仿若刀片。

那身影轻轻屈指一弹。

雪片疾射而出。

那片薄如蝉翼的雪直接无视他体表元气凝结的那层暗金色,轻轻嵌入他的胸膛上。

他的金身便这样碎了。

下一刻,一根纤纤玉指点在他的喉咙上。

中年僧人全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就在他以为他要死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这个不错,空冥上境,刚好符合我的要求。”

接着那声音的主人转到他的身前,继而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双漆黑如星空的眼睛。

……

萧煜放开手中已经变得干瘪的尸体,漆黑的双眼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秦穆绵双手笼在袖中,看着漫天飘落的雪花静静说道:“感觉怎么样?”

萧煜微微蹙眉,收起插在干瘦僧人尸体上的飞剑,说道:“感觉还差一点。”

秦穆绵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在掌心。然后单手轻拂,雪花如利剑一般飞入中年僧人尸体的头颅。

紧接着他的头颅爆裂开来,散成空气中的一团血雾。

秦穆绵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急,还有很多。对于我的敌人,我从来都不会留情。”

萧煜没说话,屈指一弹,两朵黑色的火焰小花从他指尖上飞出,落在两名僧人的尸体上。

……

萧煜和秦穆绵的身影逐渐远去,雪花继续落下,覆在了一片焦黑的痕迹上,遮住血红的痕迹。

雪越落越大遮盖了脚印,掩埋了僧人手中铜杖碎落的残片。

片刻后,这里已是看不出一丝的战斗痕迹了。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贵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有哪些专家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评论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可信吗
分享到: